《中国电视》访问:电视剧市场孰轻孰重?

发布时间:2016-03-28 16:41:15 点击:644


文/本刊记者 李芸


日前,电视剧业内人士“袖手2000”在新浪微博中透露出近期电视剧审查趋严的形势:“抗战剧、谍战剧反雷一丝不苟,某卫视连续两部待播剧难产;狗血悬浮剧(“悬浮”为“接地气”的反义,“悬浮剧”指所发生的故事通常很难在现实中找到参照物,剧中人物和剧情也常被诟病无逻辑性可言。编者注)成下阶段审查重点;古装剧雷烂桥段列入审查重点。”网友对此举措一片称赞。


当电视剧市场上提供的产品质量频频不达标时,观众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虽然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选择权,但在当前这个“赚快钱”的市场环境下,观众的选择空间似乎变得愈发逼仄,边看剧边吐槽成为常态,个中况味不乏苦涩、无奈。


市场怎么了?


在晟喜华视发起的“困境与突围”电视剧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提及当下的国产电视剧变得越来越“轻”。在题材上,制作公司愿意选择轻巧的题材,风格趋向轻松,即便是古装剧,喜剧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过于沉重的风格很难被观众接受。国产电视剧越来越轻型化、同质化。


虽然去年的《北平无战事》《平凡的世界》收视和口碑兼具,但从今年上半年市场来看,备受热议的依然是偶像剧、都市青春剧或是大咖作为通行证的生活剧等,而一些没有颜值担当却不乏时代厚重、现实反思的坚守之作,如《大清盐商》《海上孟府》等,并未形成收视热点,甚至在发行时几经磨难。


《海上孟府》从角色刻画、演员配置和表演、现实表达上都可圈可点,其导演兼编剧张挺告诉《中国广播影视》记者,这样一部剧的发行过程让人近乎绝望,电视台的购剧部门拒绝的理由基本都指向“主题偏正、爱国主义情绪浓厚”。最终广东卫视和东南卫视的接盘被张挺看成是“拔刀相助”,“他们原来也不播这种戏,只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欢,也是有勇气和担当播这种戏,就播了。”张挺直言。


播出后的口碑如何?从豆瓣评分来看,目前最火的超级网剧《盗墓笔记》为3.0,《大清盐商》为8.5,《海上孟府》为8.3。评分基数或不在同等量级,但亦可作为参考之一。


有专家指出,轻型剧大行其道的现象代表了当下的一种文化趋势,实则是消费主义和娱乐至上产生的结果。


早期内地电视剧市场完全依靠港台剧支撑,在张挺看来,目前创作中雷剧频出的现象与早期港台剧的风格遗留、并最终与韩剧的合流有关。变化从2012年底开始发生,2013年播出的《一起来看流星雨》作为标志性的开端,直至现在——“‘小鲜肉’是韩剧里的概念,现在电视里除了这种风格几乎没有别的,现在再出来《康熙王朝》这种剧发行也会相当难。”张挺说。


除了市场和观众口味的变化,原创力量薄弱也使得创作走向轻飘。张挺认为真正的编剧应该是从传统文学的“根”上长出来,“他们不会雷,而现在这拨人特别少,优秀的编剧后继无人。”


当下又是一个唯IP的时代,IP最重要的来源是网络文学,在利益驱动之下很容易走向同质。以前网络文学满足了小众需求,现在则变成大众层面的电视剧。网络文学一旦被市场和资本拥抱,就可能出现目前的问题。


“编剧很难选择市场,永远是市场选择编剧。”编剧科班出身,曾获得金鸡奖、“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蒙特利尔电影节“评委会剧本创作大奖”、夏衍文学奖的张挺对此有着深切的体会,“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编剧,包括高满堂那代编剧,在现在的市场上是被边缘化的”。


一般古典主义、现实主义剧本的写作推崇的是“真”。当张挺看到时下讲述民国时期军校生活的热播剧中出现角色染头发等现象时,觉得接受不了。“在我的教育体系里没有这些,这是我们这一代编剧的难题,破解不了,你没办法写成那样。”张挺苦笑道。


现在的电视剧市场也越来越让张挺看不透,收视率误导着创作方向。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当下买数据跟买萝卜白菜一样,他曾接到电话问“我这边有个0.3你要不要,下午四点前钱打过来就给你留着,要不就卖掉了”。据该业内人士透露,去年买收视率的“市场价”大概是5万元/集,今年已经是12~15万元/集了,而收视率要超过1.5至少要找三家买数据,光这笔钱就是45万元/集。这对市场来说相当于逆淘汰,会给电视剧产业带来致命的打击。


张挺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市场需求了,“迷茫”是他们那批人普遍存在的状态,对于观众的喜好看不懂也越来越不理解。

在张挺看来,电视剧应该对民族、当下生活、个人起到反思、抚慰的作用,“这种电视剧是从经典文学里长出来的,与现在的小鲜肉这些直接从韩剧嫁接过来由剧到剧的形成方式完全不一样”。


选择匮乏的市场是病态的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港台剧退出电视黄金档,内地电视剧开始崛起。电视剧作为一种电视长篇叙事的表达形式,涌现出大量反映百姓真实生活、具有现实反思意识的重量级作品,如《牵手》《康熙王朝》《雍正王朝》《大宅门》等。


在轻型电视剧占领市场的同时,今年白玉兰奖的入围作品,不管是《北平无战事》《老农民》《平凡的世界》还是《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却都是具有鲜明时代烙印的厚重作品。


轻型剧备受追捧,并不代表这是唯一能吸引收视的方法。“一定有其他的题材也能让收视提升,也能引起人的关注。”《平凡的世界》出品方、华视影视(现华视娱乐)CEO王琛告诉《中国广播影视》记者,她仍然坚信“温暖、正能量的题材能得到更好、更广泛的流传”。来源于真实生活、经过时光沉淀的故事往往显得更加厚重,也更容易打动人。互联网带来的技术进步使得渠道多元、内容多元,成为影视产业发展的重要环节。与此同时,健康的内容市场也应该百花齐放。电视剧的品类越多,市场才会越大。


在《平凡的世界》之前,电视中已经鲜有现实主义经典作品改编的电视剧,今年同样根据经典文学改编的电视剧《白鹿原》经过立项后15年的坚持也选择开机。据悉,华视影视接下来还将做一部年代剧《大义秦商》,故事来源于陕西吴家的真实历史。张挺则在创作一部探究中日两国背后深层关系的电视剧《战俘》。


华视影视CEO王琛相信电视剧市场陆续还会出现更多不同类型的厚重作品,“只有电视剧市场能够不断增添新的品类,丰富内容,才能吸引更多观众,和其他艺术形式比拼”。


多元化正在剧烈的推动视频播出渠道的发展,内容生产商也必须在内容上争取多元化。“如果大家都觉得某一个题材流行,就所有人都去追这同一个流行的题材,那这个市场一定会被我们自己做死。某种方法可以获得成功,一定要记得并不代表其他方法都不能成功”王琛直言。


80后的王琛特别看重多元化,华视影视的团队组成上也可以看出这一点,王琛向记者开玩笑道,“最好是从18岁到60岁都有,男女老少,不同背景,不同喜好。”据悉,公司的管理层大多是跨行业而来。王琛是学金融出身,有着多年的投行工作经历。公司总裁赵毅是IT出身,注重产品思维。“一般影视行业出身的人较为感性,来自其他行业的人更理性一点。”王琛说,“我相信如果取各个行业最好的地方都放在影视行业来,影视行业会越来越好。”


供职于加拿大Imac Quartz Corp的赵君阳在本刊发表的专栏文章中曾提到,电视剧的成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中之一便是“内容上的深度化”。可以达到这一目标的方式是在背景中增加真实历史文化知识,在角色上多方面展现人类本性中的美好与丑恶,在剧情中涉及深层次哲学思想问题。而作为商业影视作品,首先是要保证它的精彩与好看程度。



现在为什么一些电视剧会走向“雷”,在《大义秦商》总制片人赵毅看来,真正的难度,也是业内共同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把一个有质感、有历史传承的故事,用现代人接受和喜欢的方式表现出来。观众看重的并不在于故事题材的老或新,而在于叙事手法和包装手法上的旧和新,因而要做出取舍和平衡。


影视公司承载着商业和文化引导的双重任务,“我们必须具备把经典的,真正带有文化、地方历史性的温暖的东西转化成观众乐于接受的影像作品的能力。”赵毅表示。


《大义秦商》于2013年开始筹备,导演丁黑带领的创作团队对于剧本不断调整,至今已经做过三个版本的剧本,据悉该剧会在2016年初开机。这部年代传奇剧最大的难度依然在于平衡——来自市场接受度的传奇故事表达,和创作团队坚持所要体现出来的文化质感和人物、历史还原度。


在文学性方面,赵毅专门聘请陕西史学家担任艺术总监;在历史还原上,他们在当地做了大量史料调查等工作,力求在符合电视剧创作和收视规律的前提下,把主人公的成长历程、民族大义以及秦商和秦地文化的特色体现出来。


在《海上孟府》的创作过程中,张挺看了很多抗战前期的回忆录,发自内心地觉得不能玩那些神剧的东西。因为很多情节都是真实的,张挺的剧本写得很慢、很痛苦,但最终呈现出艰难岁月里人格的形成、年轻人的成长,告诉观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张挺认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电视剧《白鹿原》导演刘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白鹿原》原作的底子是厚实的,“所以不会把它拍得非常飘,还是尽量营造真实感,让大家通过电视剧回到那个年代,觉得生活在那个气息里头。”


在演员选择上,《海上孟府》中的陈冲、曾江、廖凡都是实力派。在王琛看来,“一剧两星”后不能只着眼于控制成本——平台不是没有支付能力,而是缺乏高品质内容,高投入高回报是我们认为更稳定的模式。另外,“高投入不一定代表去选择最贵演员阵容,而是最合适的”。据悉,《大义秦商》在演员的选择上也是更多考虑贴合性而不仅仅是名气。刘进同样认为,“《白鹿原》不靠卖演员,所以在选择演员上是尽量找最合适的。”


成为推动潮流的“少数人”


电视剧的制作周期很长,《北平无战事》和《平凡的世界》都是七年运作而来,王挺为创作《战俘》光搜集资料就花了一年,《大义秦商》《白鹿原》仅剧本就打磨了三年。


新丽传媒制片人、副总编辑高金玺就电视剧《白鹿原》的坚持曾经写道:“导演主演以及所有主创对艺术品质的坚持,时时刻刻都在传递着一种信号,这不仅仅是在完成一部影视作品,而是在完成一个使命,召唤天南海北的手艺人共同完成一个伟大的工程。”


“潮流应该是引领出来的,而不是追随出来的。只有自己创造潮流才能不过时。”王琛说,“如果我们假设一部电视剧从出现想法,到播出需要五年时间。谁都不能确切的知道五年后会流行什么,你遵循的艺术规律一定是更本源、更基础的。如果说上半年有部剧播得不好,我们下半年就不拍了,那是不对的。”


王琛始终坚信少数人在推动潮流的发展,她要做那个“少数人”。华视影视出品的电视剧并不高产,他们更看重每一部作品的独特之处,在某个方面创造或者引领一个潮流。


王琛常从金融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投资核心的原理就是风险和回报成正比,如果不想承担任何风险,你拿的大概就是银行存款利率;稍微愿意承担点风险,拿的是理财的回报率;再愿意多承担点风险,买点股票可能会一夜暴涨或暴跌,简单说,风险和回报成正比。


在影视行业,只有充满创新意识的作品才能冲出重围,“你去做了,你就得了这个回报。”这是王琛坚信的事。当年他们投拍电影《致青春》时也没有被广泛看好,王琛认为,如果人人都看好,那国内早就有青春片了,《致青春》也不可能引领青春片的风潮。


文化潮流的创新方向在哪里?在王琛看来,就是真实、打动人心的题材。


“首先,故事要好”,在王琛看来,一个好故事核心一定是能打动人的,“看到这个故事你是否相信?愿不愿意讲给更多人听?就如同我看到《平凡的世界》时希望更多的人都能看到,都能获得能量。这样的好故事,加上小说、广播剧所奠定的广泛读者、听众基础,造就了这个题材的稀缺性,非常珍贵。”


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速消费的时代,花费七年时间拍摄《平凡的世界》,是因为“我自己特别相信书里传达的精神,所以再难都坚持下来了”。这是一个源于生活、打动人心的故事。“《平凡的世界》的内核就是坚持、奋斗,如果你拍这样一部戏却坚持不下来,书就白看了。”


《大义秦商》的题材同样来源于生活,“都是吴家的后人讲给我们听的”。王琛相信这种能在生活中找到投影的故事一定会打动人心。观众有权利看到更丰富的电视剧产品,而制作方和播出平台也有义务开拓更广泛的类型故事,让电视剧市场越来越多元、丰富。“如果大家一直往“雷”的方向走,你“雷”我比你还“雷”,最后我们要把文化产品引导到什么地方去呢?”王琛这样问道。

责任编辑:罗姣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