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专访 王琛:在剧组设纪律监察员

发布时间:2017-05-08 16:03:38 点击:774

(文/梅子笑)

版权纠纷、维权过度、劣迹艺人连累作品……谈到近一两年中出现的这些行业乱象,《致青春》《平凡的世界》等作品的投资方华视影视(现华视娱乐)总经理王琛表示,这些都是行业不成熟所导致。而好莱坞的编剧体系和制片体系中,公会几乎为每一个人建立了规范管理制度,制片方或编剧有一方表现不好,未来合作就会受阻,中国应该借鉴这一点。至于演员“劣迹”风险的防范,她的做法是在剧组设置“纪律监察员”,监督鼓励大家积极参与健康的娱乐活动。


2015年,改编自路遥同名小说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开播,并在两会期间得到了国家主席的点赞。作为最主要投资方的华视影视(现华视娱乐)CEO王琛也逐渐走入大众的视线。


与国内大多数影视公司掌舵人不同,王琛学金融出身,在投行工作数年后进入影视行业,入行后主投的电影《致青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都是在业内颇有影响力的项目。业外人出身的她常常把自己定位为普通观众,也许正是这样,才让她更加冷静地、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待这个行业。在她看来,中国影视业面临着高投入、高回报的局面;但也还有许多不规范和可完善的地方。


谈《平凡的世界》:核心是平凡人对幸福的追求 版权编剧费约占总成本10%


拍这个戏最难的是剧本,因为前前后后经历了很多任编剧。大家普遍的反应就是如果这个故事改好了,你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改不好,你就是毁了一代经典,落个被骂的名声。其次,大家一贯认为内心独白没法被外化,所以这个故事特别难以搬上荧幕。


整部剧投资1.2亿,一方面是对原著小说支付了版权费用,另外每一稿的编剧,不管最后使用的比例怎么样,都是全款支付了稿酬;制作上,为了还原双水村也花了不少钱。所以真的非常感谢所有主创,为了能把更多成本投入到制作上,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市场价上打了折。


《平凡的世界》被定为为年代偶像剧,选择了众多高颜值偶像担任主演。因为在王琛看来,现在的青春偶像都有服、化、道、美的加持,那个时候就纯是PK颜值。


《平凡的世界》是华视影视主投的第一部电视剧。这部改编自路遥同名小说的作品在开播后遭遇了口碑的两极化。在不少人看来,这个讲述新中国最艰苦年份的电视剧不够商业,距离现代社会太远,王琛却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平凡的世界》核心是平凡人对幸福的追求——这在当下依然是普世的,是会流行和畅销的影视主题。


网易娱乐:为什么会想着做《平凡的世界》这个题材?会不会感觉跟现代生活格格不入?


王琛:《平凡的世界》是几代人共同的记忆,在现在的年轻人中也不失流行。我们做过统计,在各个高校的图书馆里,《平凡的世界》还位居借书榜前20名,其故事核心就是平凡的人对幸福的追求,在任何逆境下都坚持去努力追求更好的生活,我觉得这没有时代局限。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也一直有的,只是具体形式不同,那个时候可能是希望能吃上一顿饱饭,现在换成了其他形式而已。


网易娱乐:当时筹备的时候你觉得特别难的地方在哪儿?


王琛:最难的是剧本,因为前前后后经历了很多任编剧。大家普遍的反应就是如果这个故事改好了,你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改不好,你就是毁了一代经典,落个被骂的名声。让无数读者失望。其次,觉得小说太多走心的成分,大家一贯认为内心独白没法被外化,所以这个故事特别难以搬上荧幕。所以前前后后有很多很多的编剧尝试,最终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阵容,编剧是三位,执笔总编剧一位。


网易娱乐:为什么最后选择了温豪杰呢?


王琛:当时认识温豪杰是因为一位导演朋友介绍。首先他有过军队的生涯,了解艰苦的生活应该怎么走过来;其次他也做过《水浒》、《乱世三义》这种大格局电视剧的编剧,统筹和驾驭这种恢弘作品的能力很强。同时,他对《平凡的世界》这部作品有很深的感情,愿意投入巨大的精力去完成这项工作。


网易娱乐:这样的题材,在发行上顺利吗?


王琛:发行比我们想象得顺利很多。这个戏最难过、最痛苦的是前期筹备的过程,真到开机是去年3月份,今年2月份就播了。北京电视台是最早向我们伸出橄榄枝的,说我们愿意参与这个戏的发行,中间也有很多台向我们表示过对这个戏的喜欢,上海台也是早期就说我们喜欢这个戏,所以这个戏从开机以后还是走得挺顺的。


网易娱乐:当时这个剧做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出“一剧两星”政策,开拍的时候才出?


王琛:对,这个政策对我们确实影响很大,因为筹备和投资都是按照四星的格局去做的,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震惊,1.2亿的投资承担了特别大的压力,而且我们的制作周期是属于赶不上“一剧四星”的。其实当时有过幻想,就是如果万一能赶上“一剧四星”的尾巴,哪怕1231号播一集都行,要不要让剧组再快一点,再紧张一点?后来想了想还是保艺术质量吧。回想拍摄过程,我们到陕西去探班,包括剧组筹备的时候,看景的时候,好多当地的老乡听说是拍《平凡的世界》,撸起袖子就帮你干活,帮你腾草场。《平凡的世界》立项北京市广电主动联系我们,这个可以给你剧本奖励,然后你拍得好,将来还可以给你奖励。所以后来我们都觉得这么多人关心这个剧,没必要为了迁就“一剧四星”去牺牲质量。最后也是北京台说,不管两星、三星、四星,我们肯定要这个剧,所以这个事让我们觉得特别踏实。


网易娱乐:最后这个作品出来,争议其实很大。之前有预计到吗?


王琛:预计到了。正是因为《平凡的世界》太知名了,每个读者对自己喜欢的人物和对书的理解已经根深蒂固了,所以作品出来后肯定会有各种声音,这是我们早就全部预料到的。而且我们拍摄这部伟大作品的初衷,并不是希望能让大家说,我们的电视剧超越了原著,而是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这个故事,感受到原著中的能量。现在这部剧的收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时原著小说的销量在在线销售平台也直线攀升,我觉得我们做这部剧的目的达到了。


争议中关注比较多的部分是旁白的引用和演员的选择。旁白是希望用当年的广播剧的形式去唤起大家的记忆和关注;前期的内容也是希望用旁白去解释故事,后来旁白也是越来越少的。至于演员的选择,我们一开始定调是把它拍成那个年代的青春偶像剧,所以最开始选角的时候,都有点向年代青春偶像的方向倾斜。


网易娱乐:就是也是想打造那个年代的青春偶像?有点这个意思?


王琛:对,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少平、少安、小霞、润叶,他们就是偶像。而且那个年代的青春偶像我觉得比较起来更难,因为现在的青春偶像都有服、化、道、美的加持,那个时候才真是PK颜值呢。当然最重要的偶像气质,还是这些人物身上的倔强和执着。


网易娱乐:这个戏播出时候,习大大在两会上提到了这部剧。


王琛:对呢,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对于我们做好电视剧是莫大的鼓励。习大大以前出国访问送过电视剧作国礼,可见国家对文化产业“走出去”的支持。我们作为一线的工作者,更应该多做温暖、励志、鼓舞观众的正能量作品。


网易娱乐:当时成本主要是花在哪些地方?演员价格高吗?


王琛:一方面是对原著小说支付了版权费用,另外剧本花了七八年的时间,确实也投入了不少,每一稿编剧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我们也就都全款付清了每一笔编剧费,不管最后使用的比例怎么样,都是全款付清。然后制作上,为了还原双水村也花了不少钱。这一次也真的非常感谢导演、演员、总编剧等等主创,他们都是各自领域里面的翘楚,但是为了能把更多成本投入到制作上,都在自己的市场价上打了折的。我们在角色的选择上也很用心,所有角色都精挑细选了过硬的演员。


网易娱乐:这么大的投资还是挺多的,但是其实最后执笔编剧拿到的不多吧?


王琛:不多,温豪杰老师的稿酬真的是跟他的市场价偏离非常远了,我们非常感谢温编剧的支持。


谈行业规则:制片方不是资本家 好莱坞制片与编剧体系的行业规范管理值得借鉴

最近版权纠纷越来越频繁。其实作为制片方完成了署名义务和付款义务,确保合同的履行,确实没有什么动机再侵权。所以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有自己的一个判断。


中国影视业这两年高速发展,资本也快速进入,大家都希望能在影视剧产量上有快速提升,造成了短期之内主创人员的供不应求。越是这样的情况,一个良好的秩序就越是重要,也更能保证影视圈的可持续发展。


在《平凡的世界》开播之前,曾有编剧公开发布声明称自己“被侵权”,随后总编剧温豪杰的澄清声明得到了包括王琛在内的集体支持。王琛表示,在个体与资方发生冲突时候,媒体和公众大都会习惯性地把制片方当成强势方,容易忽略掉客观事实而去同情个体方。在她看来,这些都是行业不成熟所导致。而好莱坞的编剧体系和制片体系中,公会几乎为每一个人建立了规范管理制度,制片方或编剧有一方表现不好,未来合作就会受阻,中国应该借鉴这一点。


对于当下吸毒嫖娼违法犯罪演员被禁一事,王琛认可对此类演员禁止从业,但对其前期作品封禁,对制片方影响较大,还是很期待正式的管理方法出台。而自己目前在剧组设置了“纪律监察员”,监督鼓励大家积极参与健康的娱乐活动。


网易娱乐:《平凡的世界》开播之前,就有编剧闹纠纷。


王琛:首先,我们的付款和署名都严格按照合同执行,作为制片方,我们有义务对每一位参与者给予公平的对待和支付应由的报酬。我们认为目前的署名合理、合法地反映了主创的参与程度。


网易娱乐:现在感觉版权纠纷、署名纠纷很常态化。


王琛:是,最近越来越频繁。其实作为制片方完成了署名义务和付款义务,确保合同的履行,确实没有什么动机再侵权。所以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有自己的一个判断。


网易娱乐:也有人说,现在有些编剧这样做是为了炒作自己。你怎么看待某些维权过度乃至炒作的事情呢?


王琛:我相信这些都是个别的事件,对于我们来讲,跟绝大部分合作方都非常愉快,也都通过合作成为了朋友。对待这种事情,一方面制片方签好合同,确保每一位合作方经济利益上不受损失;其次,看社会的反应,事情的真相总会被看到。


网易娱乐:你有海外工作经历,应该对国外的编剧的情况和国内的编剧的情况有一个了解,你觉得中国的编剧体系有一些混乱和无序,应该用一些什么样的方式规范会比较好?


王琛:其实在国外,如果我们看美国的编剧体系跟整个制片体系,它的工会是非常厉害的,相当于给每个人建一个明确的行为规范。现在中国我觉得就是因为影视这两年高速发展,资本也快速进入,大家都希望能在影视剧产量上有快速提升,造成了短期之内主创人员的供不应求。越是这样的情况,一个良好的秩序就越是重要,也更能保证影视圈的可持续发展。


网易娱乐:其实现在大家都觉得制片方特别悲催,基本上属于高风险行业,包括现在演员如果吸毒或者是违法犯事,制片方同样在承担这个风险。


王琛:是,大家都觉得制片方在整个产业链里面算是比较大的机构,所以可能对制片方的管理相对更容易。但是未来,也希望有更加细化的管理措施,现在我们也都加强剧组自查,设置了“纪律监察员”。


网易娱乐:他们怎么监察?


王琛:第一是制订剧组管理约束规范,要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我们是怎么管理的,对演员的要求是什么,剧组人员的行为规范,都是很明确的。第二,我们会组织一些健康娱乐活动,就比如说整个剧组一起吃吃烤串,唱唱歌,看场电影,我们会组织这种活动,让大家在剧组期间,过得都非常健康、愉快。比如我们《新步步惊心》有一些古装景在横店拍,当时就集体请大家看电影、玩拼图、打太极,我们都会从保护所有创作者的角度出发。当然,我们也衷心希望所有的主创都能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因为本身影视行业的社会影响力大,更应该以身作则成为表率。


谈热门IP与网文:IP不仅仅是个好的故事概念 看重粉丝对唐家三少的消费欲望


现在大家都在谈IPIP可能已经等同为购买知识产权了,我觉得不是。除了购买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电影要具备自身造血的能力,要能产生更多的知识产权,能为IP加分。比如说迪士尼产生的IP能做一个主题乐园,能做很多衍生产品,这才是更好的行业循环。


“霸道总裁”,说白了就是普通女青年的逆袭梦。普通女青年渴望什么呢?不就是“我虽然特别普通,但是我第一不出卖色相,第二努力工作,第三不花枝招展,最后霸道总裁从天而降,勇敢地爱上我,推都推不走……”


王琛认为,开辟新的类型看似有风险,但只要产品质量过硬,营销得当,反而会因为作品的稀缺性得到更多的重视。《致青春》就成功打开了国内青春电影市场。


2015年,IP成为炙手可热的词汇,很多网络小说都被抢购一空,价格也节节攀升。王琛的华视影视也在去年宣布,将投资50亿开发唐家三少与江南的小说。谈及当下汹涌的IP热潮,王琛认为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大家都希望再快一点形成好的作品,购买一个已经成形的故事能缩短编剧的筹备时间;第二,畅销网文已经被市场检验过了,甚至形成了很有粘性的粉丝群体,制作出来的影视剧不仅易于理解,同时在宣传上也能取得先机。但在她看来,IP不能仅仅停留在一个好的故事概念上,还要有支撑起一个产业链的能力。


对于网络文学从非主流包围、占领主流,王琛认为最大的原因是传播方式的改变——互联网的出现让传播终端影响了传播主题,所谓网络文学和非网络文学的界限也越来越不清晰,因为绝大多数内容都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传播。她特别举例唐家三少称,网文的写作对粉丝而言不仅是一次性的内容消费,还是“陪伴性”的长期消费,因此具备特别大的市场空间。


网易娱乐:发现你们公司好像都拍的是改编作品,包括前年的《致青春》。


王琛:严格地说其实《平凡的世界》跟《致青春》时间是差不多的,都是我来公司的第一年,2009年、2010年的时候,这两个戏差不多都是先买的小说影视改编权,《致青春》之前国内几乎没有青春片,当时也有很多人持谨慎态度。一方面,明星、演员去当导演这个模式不是成熟的;另外所谓的青春题材,大家觉得没有被市场验证过,很困难。结果后来《致青春》之后,青春片成为市场行情最好的一个品类了。但是第一个做这件事的人,名誉、反响往往都是最好的。我们自己分析的时候常说,《致青春》做的时候,青春题材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是零,但你去看美国、韩国,青春是多么成熟的一个品类,是被成熟市场验证过的,那第一个在国内做的人面对的市场空间,就像是从0100的加速度,只要产品质量过硬,那么回报在理论上应该是不错的。反过来看我们今年拍《新步步惊心》电影,很多人有谨慎的看法,但是穿越影片在美国、韩国都是成熟的一个品类,随着中国影视市场的成熟,它应该有一席之地


网易娱乐:现在IP的概念特别红火。去年你们也公开表示,买了唐家三少和江南的很多版权。


王琛:我们买这些版权的时候,IP的概念还没有这么火,但好故事是影视开始的最重要动力。我们要做系列影片,但是要想在什么领域做。我觉得大型视效系列影片是规模效应最明显的,所以我们买了《龙族》、《斗罗大陆》、《上海堡垒》这些小说,初步的规划都是拍45部影片。


网易娱乐:你怎么看现在非常红火的IP热潮?


王琛:现在大家都在谈IPIP可能已经等同为购买知识产权了,其实我觉得还不是。为什么这两年影视行业这么强调畅销小说或畅销概念?一是时间原因,大家希望能再快一点形成好的作品。其次,畅销网络小说故事已经被市场检验过了,宣传有先机。但是仅仅这样理解IP是不够的,除了购买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电影要具备自身造血的能力,要能产生更多的知识产权,能为IP加分。像《卑鄙的我》,它能衍生出小黄人,这是个很好的IP——它自己能独立再撑起一部电影。比如说迪士尼产生的IP能做一个主题乐园,能做很多衍生产品,其实我觉得这才是更好的行业循环。


网易娱乐:之前报道说你们跟江南、三少两个人合作,投入50亿。


王琛:预计投资50亿,很多钱是要花在制片上的。我们的《上海堡垒》是和滕华涛导演合作,也希望能请到美国、韩国顶级的视效制作团队;《龙族》和《斗罗大陆》,我们特别从好莱坞请回来李洪先生,和我们创立了华视首映这个平台,专攻大型视效影片。他在好莱坞工作22年,是动画安妮奖得主,在美国一直从事大型视效影片的开发和制作,是这个体系里面对整个流程非常熟悉的一个人。


网易娱乐:现在其实看,你们刚成立选择的也都不是容易做的项目呢。


王琛:所以大家说我们爱啃硬骨头,我觉得反过来讲啃硬骨头的回报是什么?第一是商业上的成功,第二是名誉上的成功,这个是一定的,也不是说我们天生就爱啃硬骨头,而是因为跟着别人的路去走,你的收益率和市场反响未必会有突出表现,开辟新的类型看似有风险,但如果产品质量过硬,营销得当,反而会因为作品的稀缺性得到更多的重视。


网易娱乐:现在大家认为是“非主流包围主流的时代”,其中包括网络文学。当年网文几乎自身自灭不被看得起,现在一下子这么红火;还有爆红的青春偶像组合,先从社团网站火,然后占领主流平台……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以前我以为只有中国这样,后来发现美剧也差不多。《丑闻》是霸道总统和黑帮老大爱一个女人——跟中国传统的“霸道总裁”是一模一样的结构模式,还有《50度灰》。


王琛:网络审美影响主流审美,这是因为过去几年互联网的用户少,传播是单向的;这两年互联网的用户在极大增加,传播的终端开始影响传播的主题。作为广告投放商,必须要取悦大部分人,网络所聚积的审美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审美,那就是越来越主流的走向。你说网络文学中的主题模式,我觉得是契合大众的需求的。比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就是典型的小人物逆袭——其实现在中国影视作品收视率好和票房好的基本都符合这个主题走向。“霸道总裁”,这不就是普通女青年的逆袭梦嘛,普通女青年渴望什么呢?不就是我虽然特别普通,但是我第一不出卖色相,第二努力工作,第三不花枝招展,最后霸道总裁从天而降,勇敢地爱上我,推都推不走……像《五十度灰》,除了高话题性的外壳,其内核也是鼓励所有朴素努力的女孩,说你就做你自己,总有一天有一个人他就会喜欢上你。


在见唐家三少之前,我看了一个他的访谈,他说:“现在网文界很多人起来,我为什么能聚集人气?他说我未必是才华最出众的,但是我一天八千字,写了十年的时间,我认为给书迷最好的爱是陪伴,我每天准时出现在你生命里,连续十年,你对我的阅读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当时我真是热泪盈眶,我说这就是我们要合作的人,因为他跟我们想的事情是完全一样的,我们都相信努力,相信人生大多数事情都轮不到比拼才华。只要肯真正花时间下功夫,我为什么做不好这个事呢?所以当时我见了他,我们俩属于一见如故,因为我真的看了他全部的书,不是看了点击排行榜就去了的。我看到他的网文跟其他人的一个区别所在,包括他巨大的粉丝黏性,包括他的粉丝对他的消费欲望,我觉得这个是独一无二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