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第三种爱情》出品人王琛:情人就是这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7-06-28 15:56:36 点击:809





情人就是这样炼成的


“每天都有七万人为它流泪”,作为10年来最有影响力的网络爱情小说,《第三种爱情》有它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如果只看故事梗概,这似乎又是一个俗滥透顶的故事。富家公子林启正爱上了出身平凡且刚刚失婚的女律师邹雨,却也无法逃避来自双方背后家庭、社会与伦理的重重阻力——男方早就订下的娃娃亲,女方的单恋狂妹妹,以及林氏企业的财政危机。霸道总裁和玛丽苏的影子在一段虐心的爱情上空打转,虽然十年前这两个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电影《第三种爱情》却完全不同,出人意料地稀释了爱情悲剧中的狗血成分,令人记忆深刻的,都是那些爱情中最美好的小确幸。来自韩国的导演李宰汉对于情感细节和气氛特有的拿捏,那些生活中最普通不过,放在银幕上却能顿时点亮爱情的瞬间,曾经爱过的人们都了然于心。当然,面对一部中国的爱情片,他也必须做出一些妥协,初剪版的气氛太像他的《我脑海中的橡皮擦》,过于悠长和哀伤,修改过的最终版本结尾虽然天各一方,令人唏嘘落泪,却是满载希望的开放式处理。


在李宰汉的脑海中,林启正和邹雨就应该是宋承宪和刘亦菲的样子。他们就像彼此在等待这次合作而等待了太长的时间。知悉他们恋爱的新闻后再来回看电影,更能真切地体察到表演者如何按捺不住真情流露的过程,两人的对手演出的时分,一个动作,一句台词,一瞥眼神间,尽是戏,却也不是戏。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假戏真做的化学反应,或许也只有电影这种暧昧的艺术才能尽现。



Q 为什么会选《第三种爱情》这本小说进行改编?

A 我们华视(现华视娱乐)是影视行业里比较早购买小说进行改编的,比如电影《致青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有这个传统。《第三类爱情》的受众基础特别不错,在爱情类小说里排名靠前。而且无论是主人公的数量,还是故事纠结的程度,体量和格局,都特别适合被改编成电影。


Q 爱情片并不是当下市场的热点,为什么会选择拍这么一部电影。

A 与喜剧片、动作片比起来,爱情片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抓人眼球,爱情经常是其他类型片的辅助元素而存在,专门的爱情片的确比较难做。但我们很希望通过《第三种爱情》树立一个标杆。


Q刘亦菲和宋承宪的绯闻对电影来说是个利好消息。你们怎么看?

A这还真不是我们炒作,如果是炒作,会放到离上映日期更近。这只能说明电影真是有一种魅力,能让两个语言不通的演员假戏真做。但话说回来,我个人不认为一段绯闻,一个短期内的新闻事件能决定一部电影的票房,想卖的好,本质上还得是好故事,好片子。


Q 对于90后统治的市场而言,这样的爱情题材会不会太老了。

A 市场越来越年轻是有目共睹的,但我觉得《第三类爱情》是个年轻的题材,爱情永远是不过时的,越年轻的人,对爱情的渴望幻想更多。而且我觉得,有些人是在故意夸大观众年龄层之间的差别,作为自己电影失利的一种借口。我虽然是80后,但我们公司买下改编权的几部90后的小说圣经,比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江南的《龙族》,我都觉得非常好看。90后其实是被妖魔化了,80后和90后的区别其实根本没那么大。就比如现在常说的二三四线城市的不同,其实从80后开始的这几代都在网络环境中长大,很多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


Q选择国庆档上映,如何面对激烈的竞争?

A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真的足够大了,完全能同时容纳几部好片子。我是希望大家都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中国电影的大盘越来越好,才能养成受众看电影的消费习惯。所以说,不是怕同档期的好片子多,而是同档期的好片子少。现在中国电影的票房,好的时候有四个亿,差的时候只有四千万,我宁可去当四个亿的一小角,可能都会比四千万的百分之百要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