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CEO王琛:引潮流这件事,其实也不难

发布时间:2017-06-18 00:00:00 点击:1103

来源:中国电影报


都说近几年青春片火,但哪部最火?80%人的答案是——《致青春》。


的确,《致青春》不但斩获7亿票房,更重要的是,它引领了这股青春片的热潮。“引领潮流”,在跟风创作仍大行其道的当下,这四个字显得有些“奢侈”。但在《致青春》出品方华视影视(现华视娱乐)CEO王琛看来,越是奢侈的东西,就越是华视影视的追求。如果不久后,各种穿越爱情片纷纷立项,业界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因为在华视影视的片单中,有一部电影叫《新步步惊心》。


理性是基础,但需要那么一点冲动


进入电影圈的金融界人士有很多,王琛只是其中的一员。她称金融人都是“执行控”、“严谨控”、“理性控”,会计算很多数据,也会严格按照计划表做事。


“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文化消费会快速增长;接近或者超过5000美元时,文化消费则会井喷;当电影院终端以每年20%、30%速度增长的时候,也必然会引起电影市场的突飞猛进;中国经济在世界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文化突破口会自然产生,中国电影必然会打破本土化壁垒,走向全世界。”所有的这些“外因”都在为电影市场的崛起做铺垫。


这是王琛进入电影界时很理性的想法。但接触电影之后,这位在香港工作期间看遍电影,大学时还是话剧队一员的金融人,内心的感性与冲动,逐渐被激发出来。“我始终相信,任何事情不能仅靠冲动或仅靠理性思考就能办得到。即便是手表这样的精密仪器,设计者也一定在产品上融汇了自己哪怕一点点的‘热血沸腾’。”王琛说。


正因此,华视影视选择项目的风格也是如此,除了对项目的市场分析外,还要看自己是否有把这个故事讲给2000万人听的冲动。“《致青春》就是这样,”王琛说。每一个人都能找到自己青春期的遗憾,也都能从主角逐步走出遗憾的故事里面获得力量。


投放市场后,《致青春》找到了与观众的共鸣,也让观众在内心向着自己逝去的青春大喊了三声“我想你”。王琛谈到,华视影视做《致青春》,是在创新和学习的过程中,找到了让作品落地的方式,把所有的“灵光一闪”,变成了落地的结果。
同一个时空里的情情爱爱,都讲透了。


“我是个没有少女心的人。”84年出生的王琛这样评价自己。但看到《新步步惊心》的剧本时,她跑到墙角,边笑边哭。这还是她所说的“冲动”。


“今天的生活里我们常常听到情侣说,我愿意为了爱情放弃一切,但是‘一切’是个模糊的概念。当你面前真的有两个选择,嫁给一个人成为皇后,嫁给另一个人生死未卜,你会真的怎么选择?这是一种非常撕心裂肺又异常迷人的爱情谜题,这是在同一个时空里不能讲述的爱情。”


谈到为什么拍“穿越”题材,王琛阐述完感性的理由后,又恢复了金融人的理智。


“现在好莱坞的科幻片、爱情片、青春片都有穿越元素,穿越能带来预知未来的超能力和修正历史、消除遗憾的愉快感,有很多标新立异的地方能带给观众满足感。主流观影群体一定对它很感兴趣。”


王琛的信心是有依据的。从2011年9月首次播出开始,剧版《步步惊心》收视一路飘红,2011年底,华视影视就购买了其电影改编版权开始筹备。


那么问题又来了,四年过去了,这个IP的热度减弱了怎么办?王琛也坦言IP热度很重要,但对于穿越电影和“步步惊心”这个品牌来说,“值得想好了再做。”


在“想好了”的概念中,创新二字是不可或缺的。《新步步惊心》不恶搞,不戏谑,与剧版相比,加大了故事的可看性和精彩度,也请了清史专家把脉,增强电影的严谨度。用王琛的话说,“它更像是一个精致的童话爱情故事。”


跳出青春片的格局做青春片


除去《新步步惊心》,华视今年的重点项目还有《六弄咖啡馆》、和《第三种爱情》。在华视看来,每个项目都有可能是引领潮流的潜力股。


《六弄咖啡馆》这部跳出传统青春片格局拍摄的青春片,是海峡两岸三地青年人共同致敬青春的影片。“青春泥泞,人生不染”,这句话道出了影片的主题。王琛说,你总有这样一个小伙伴,小时候一起玩泥巴,但随后的人生却完全不同。“这就是‘六弄’的主旨和超越所在,我们把青春放在了更宽泛的格局中。”


《第三种爱情》是一部爱情片。王琛解读称,有一种爱情在电影里:很美,不真实;第二种在现实中:很真实,但没那么美。第三种爱情:既美又真实,但美得让你心碎。这部电影结合了亚洲顶级制作力量,相信能打开国内爱情片的票房想象空间。


王琛说,“爱情片的感动可以源自爱情最真实的力量。”她还透露,该片将是刘亦菲走下“仙女神坛”的作品,后者将在片中饰演一位离婚女律师。


别让IP拥有者对电影失望


看华视影视的项目,基本都是知名IP改编的作品,王琛还透露,江南的著名小说《上海堡垒》、《龙族》以及唐家三少的畅销系列《斗罗大陆》,以及动画形象阿狸的大电影也在筹备之中。


电影和IP,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是谁成就了谁?当记者抛出这个话题时,王琛严肃地说,电影千万不要消耗IP(知识产权)。如果特别好的小说、动画、神话都被电影人拍“烂”了,不会再有人把自己的IP给电影公司改编;相反,如果每一个知识产权的拥有者,都通过和电影行业的合作,让自己拥有的知识产权升值,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知识产权愿意流入电影行业。


这就是她所强调的“心态”。王琛给记者打了个比方,投资电影时,如果抱着买彩票的心态,总想着以小博大,成功几率会非常小。


“我相信高投入、高回报,相信聪明人下笨功夫。”王琛如是说。


《致青春》后,华视影视屡有作品问世。今年春节播出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从剧本创作到播出,打磨了整整7年。一经播出就获得不少好评,还获得了习大大的“点赞”。而即将面世的电影《新步步惊心》也是打磨了4年。对此,王琛表示,“我特别相信慢工出细活,《平凡的世界》获得了习大大的点赞,这是意外的收获。如果我们刻意跟风,去迎合这个风向,一定赶不上。华视影视做一个事情,都会事先想好。其实追赶潮流是个很难的事情,反而可能一直都赶不上,而认真下苦功,创造一个潮流,倒是能让我们站在最前端”


谈到未来IP改编的走势,她认为青春片仍是受众很广的类型。“不管你在几线城市,出生在哪,性别如何,收入如何,甚至一个人可能没有爱情,但一定有青春。”



×
×